李氏力場


P!nk-True love

Sometimes I hate every single stupid word you say
Sometimes I wanna slap you in your whole face
There's no one quite like you
You push all my buttons down
I know life would suck without you

At the same time, I wanna hug you
I wanna wrap my hands around your neck
You're an asshole but I love you
And you make me so mad I ask myself
Why I'm still here, or where could I go
You're the only love I've ever known
But I hate you, I really hate you
So much, I think it must be

True love, true love
It must be true love
Nothing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True love, true love
It must be true love
No one else can break my heart like you

Just once try to wrap your little brain around my feelings
Just once please try not to be so mean
Repeat after me now R-O-M-A-N-C-E-E-E
Come on, I'll say it slowly (romance)
You can do it babe!


這首歌簡直是山治——>索隆的主題曲

紗米花:

今年3月與9月台灣HP only攤上的無料公開給大家,噓,別問我不具名的跩榮廚S是誰,我不能說。

主要是被問這個問題問到很煩所以(爆),以後有參展也會繼續發這份無料,要是有人問起「跩榮是什麼聽都沒聽過詭異的配對,他們之間有萌點嗎?」時,就拿這個糊他一臉,希望實用。 

因為時間關係很多細節都沒整理出來,要是以後還有Only的話看看要不要再做新版的吧。

為什麼一到有關懷念老師的戲份就沒有桂岀場的份🤦🏻‍♀️

下班時份,過馬路上的人群就像一股急流,拼命的向前衝,把所有事物都推著走。
人們通常只是順著人流低頭看手機,走在大廈電子廣告屏的彩色光線下,臉部變得五顏六色,卻沒有多少表情,像一群沒意識的僵屍只顧向前。

笠松也是他們的一員,但比起手機屏幕,他最近更習慣抬頭凝視那大得過份的廣告螢幕,一路走到視野不及的地方才移開目光。

這個星期螢幕賣的是名模黃瀨涼太代言的服裝品牌的廣告。陽光帥氣的形象和居家休閒的時裝,在傍晚車水馬龍的環境裏顯得格外突兀,但這不阻礙笠松繼續把視線鎖定在屏幕裏的高挑身影。

好像只有目不轉睛地看著那假得要命的笑容,笠松才能撫平這幾個月來一直糾纏他的情緒,安慰自己說那張帥臉最真實的一面只有他一人知道,那個池面還是他的人,而他也不只是茫茫人海中的其中一個人。

青道實際上是捕手強校吧
相比起不穩定的投手陣跟打線
克里斯>>御幸>>光舟、由井
每年都把東京(頭兩位是全國)最強捕手納入是怎樣一回事😂
開了個頭,後面的就自然被吸引進去



淺談桂小太郎心理

這幾天重温漫畫,總覺得猩猩對桂著墨不足,相比高銀兩人,他較少描寫桂對三人關係和弑師一事的態度,令桂往往淪為旁白角色
依現在劇情發展大勢來看,猩猩應該不會有餘力去明朗化桂先生的心理
那我只好獨力推測一下

1.對高杉
很明顯,高杉給了桂被背叛感。紅櫻是導火線,但主要是因為桂對高杉的顆伴(同路人)意識很重。他們兩人本就是最早相識,於桂而言,跟他一樣煩厭貴族學堂並且投奔松陽的高杉多少是跟自己相類似的人,因此桂從小就認為自己原則上是跟高杉擁抱相同理念的。而長久以來的共處,以及攘夷時的戰友關係,令桂對高杉更為信任。即使察覺到高杉與自己行動上的相異(紅櫻及試刀),桂都是先採取遊說,因為他相信高杉心裏面還是有點兒救國抱負。攘夷末期至到重遇銀時之前的時間,高桂兩人還是有保持聯絡,心水清如桂不可能沒發覺高杉的異狀,可他依舊選擇了相信,可是高杉和春雨的交易徹底打破了桂最後一點信任。其實我認為,桂識破了高杉紅櫻計劃後,與高杉最後的和平對話,某程度上是基於對往日情義的不捨,理性上他也是知道兩人的道已不同。「我很討厭你,從以前就是。」對於這句說話,我的想法跟大部分人相同,這是桂氣急了的賭氣話,說他當下討厭高杉還說得過去,但從小討厭就不太可能啦。

洛陽篇裏面,桂對高杉的怒氣也稍減,只是不停嘲弄高杉以洩不快,畢竟桂先生是個重舊情的人呢,笑


2.對銀時
跟與高杉的「同路人意識」不同,桂從小精神上便有依賴銀時的傾向,不論是將領約定、被重新燃起戰意還是轉至穩健派,銀時比起松陽對桂精神上的撫慰更有力(反正猩猩沒怎畫松桂師生情)。但這不代表二人相處上有師生或是上下等概念,故之言在兩人關係上銀時是佔了優勢,但仍是大致平等的。我會形容他們是摯友---不論在人生甚麼階段都可以岀生入死以及互相分擔的朋友。
「成為你的左手」「我不會讓你再殺老師」
桂從小就清楚自己跟銀時目標的不同,加上他弒師一事後一直很心痛銀時,他一直認為銀時背負太多,自己有責任(/義務)去減輕他的負擔,加上二人重遇後仍不時相救,以及日常經常碰面的設定,使他們不可能岀現決裂的情況。他們大概都視對方為世界上最不可能背叛自己的人吧。(感情很好2333

3.負面情緒
每一個角色都有精神脆弱的部分,就桂原型及他在作品裏的抱負來說,他最大的憂鬱應該是源自於有志難伸。
對高銀兩人而言,攘夷的最終目標從來不在於家國,他們的武士道也不是傳統的武士道。某程度上,他們戰意是偏離攘夷原意的。因此對於從一開始就目標清晰的桂來說,高銀阪的離開帶來的是救國道路上無盡的孤獨感。縱觀歷史,起義從來都是壓力大責任重的事,領頭人對自己和國家的期望很高,能憑一己之力堅持下去實在需要強大抗壓及精神力。
對於桂的電波及裝傻,我認為是種他獨有的舒壓方式。從小他就要學會忍耐,攘夷少年時期他在joy4裏面擔任大將角色也要忍耐,到了松陽死去一事中,我認為他也是擔任了負責忍耐的角色。畢竟依照當時高銀二人的精神狀況,實在不太可能處理眾多後續事情,不論是軍中事務或是松陽墓碑,我相信都是桂去動手處理。
相較另外兩人,桂當時憂慮或絕望的事情應該更多,例如救國志向以及同路人的各散東西等等,不過有兩點是三人相同的,他們均為老師死亡而哀痛以及無限自責。說到自責,桂的自責亦有多層意義,作為大將,我認為他懷有對於戰敗的悔疚。銀時後期直接否定了戰爭救國的意義,而高杉著重點從來不在於戰事。所以若再大膽推測下去,某程度上,我認為到現在為止,桂都是懷著一定贖罪心態去倒幕反天人的。


//其實從對白中可見,joy3裏面表達得最多意向:希望三人能重聚的人以及婉惜分離的人就是桂

大概是其他兩人不抱期望以及不想面對舊情伴隨的悲傷回憶吧


---------------------------

歡迎猩猩接下來的話數裏打臉
猩猩請務必多畫joy3各人心理,由其是戰後那段時間
桂的精神力之高令我迫不及待看他脆弱面:3